Site menu:

热门推荐

蔬菜、水果、粮食都是稀缺资源

2018-08-26 05:47

“机器坏了没有氧气了,或者潜水潜得太深血管承受不住爆裂了,这些都很要命。”卢勒一年中潜海捕鱼一般不会超过70天,他始终觉得,潜海捕捞是一个危险工作,有很多要注意的地方。

永兴岛与七连屿之间有一条千米深的海沟,深海沟旁边不远,就有一条属于马鲛鱼的鱼路。渔民会直接把船开到这里来寻找马鲛鱼。

“潜海捕捞收获大,看见鱼就用网兜把它捞上来,虾跟蟹就直接用手抓。”在海底,卢勒打开手电筒,在灯光照射下,成群的海洋生物在他眼前游动。一般一个通宵,卢勒会和自己的搭档收获价值一两千元的海产。

卢勒也曾多次出海拖钓,他和渔民到了船上会先用棉絮,把吊在单鱼线上的小钩做成诈饵,抛进海里,在渔船迅速前行的过程中,引来炮弹鱼的追逐和撕咬,很快一条条炮弹鱼就上了钩,被他们拿下。

南海渔场各类渔业资源丰富,西沙的渔民不同于其他地方的渔民,他们祖祖辈辈从事海洋渔业作业,很少用渔网,可以徒手潜下一二十米的深海去捕捞作业。从小就在海边长大的卢勒就熟练地掌握着这种技术。15年前第一次潜到海底,卢勒眼中的海底世界斑斓奇妙,“那时候的海洋生物非常多,一个晚上随随便便就能捡到十几个个头大的海参。”

去年底,永兴社区居委会主任符载畴与北京一家企业建立合作,打通了西沙海鲜销至北京的渠道。“来岛上的人越来越多,不用再担心鱼鲜卖不出去。”卢勒觉得,渔民们在岛上坚守多年,他见证了三沙设市以来的变化,日子也越过越红火。

海上气候千变万化,长期捕鱼的卢勒感慨自己的捕鱼生活“九死一生”,一次,卢勒父子三人从北岛出海前往永乐群岛捕捞作业,碰到台风了,船在海上颠簸的厉害。“幸好船长掌握技术,不然我们就没命了。”

如今,生活上的物资补给日益改善,在赵述岛,渔民用船将土运过来,用海水淡化了的水浇灌菜园,生产新鲜的蔬菜。在永兴居委会旁边的空地上,6栋形似“海岛别墅”的渔村居民楼也即将完工,卢勒说,“政府为渔民建的‘民心房’,渔民的生活一天比一天兴旺起来了。”

在三沙永兴岛上,渔民多以海南省琼海籍、万宁籍、文昌籍为主,他们祖祖辈辈以远洋捕捞为生,耕海是他们生命中最重要的劳动形式。他们驶进浩瀚的大海,凭着辛劳技艺享受着大自然对他们的馈赠。

“老一辈带小一辈来西沙打渔是我们的传统。我们来了之后,就在岛上搭个棚子一直住到现在。”12年前,卢勒跟随祖辈的脚步带着两个儿子来到永兴岛,“因为在西沙捕鱼比在老家要稍微容易些,收入也能高点。”

“在蔚蓝色的大海上,看到翡翠般的岛礁、你所有紧张、孤独、不愉快就会一消而散。”48岁的永兴社区居委会副主任卢勒说。已在西沙生活了整整12年,卢勒也是地地道道的渔民,经历过那些惊涛骇浪,他依然像所有可爱的三沙渔民一样,热爱着“耕海”驻岛生活。

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,永兴岛上物资匮乏,蔬菜、水果、粮食都是稀缺资源,要靠补给船运来,渔民们住的全都是简易的木板房。海耕是渔民们的唯一谋生手段,每次出海回来,卢勒都会把海鲜送去收购商处过秤,换来生活费。

这些炮弹鱼,又成了钓诸如马鲛鱼等大鱼的诱饵。渔民们会把大鱼钩挂进炮弹鱼的腹内。渔船上的鱼钩巨大,鱼线足有筷子那么粗,然后放线。鱼饵从船尾部把钓钩放下,渔民们目不转睛地紧盯着由船拖着在水面上不停蹿跳的鱼饵。很快就有马鲛鱼被钓上船来。

卢勒最擅长的是夜潜深海,天气好的夜晚,穿上潜水服的他会带上鱼叉、网兜、手电筒,奋力潜入约30米深的海底,对猎物精挑细选,捕捞海珍。

与来自琼海的卢勒不同,永兴岛上的文昌籍渔民更擅长徒手拖钓的捕鱼方式。文昌的渔民们最喜欢清晨出海,只使用简单的饵料就可以捕捞到重达几十公斤的深海鱼,着实“气派拉风”。

卢勒说,自古以来,永兴岛的渔民们都把西沙海域称作“千里长沙”,“这包含了渔民们对家园的热爱,那片海域就是自己的家。” (记者 刘操)